首页
G生活家
R阅生活
M派生活
Y梦生活
主页 > R阅生活 >DRGs的争议 >

DRGs的争议

时间:2020-08-13      浏览:978

DRGs的争议
从劳保时代,台湾就开始探讨住院诊断关联群制度,至少有卅年以上的历史,且前后修订了多个版本。二○一○年在本人任内拍板实施第一阶段,共有一五五项。DRGs是支付医院住院服务的制度,一般人不太关切。目前要实施第二阶段,医界有不同意见,受到瞩目。

DRGs最主要的精神有二,一是重订医院「产品」,二是明确区分保险人与医院在费用及医疗品质上的责任。

从病患或保险人角度观,医院应提供的产品是什幺?是把盲肠炎的病人病灶割除康复回家、是让产妇正常分娩母子平安、是为病患替换关节得以正常行走、是摘除白内障恢复视力…。

但在DRGs之前,医院对住院病人做的医疗措施,是分项计费。一项检查、一张X光、一种药、一项手术或住院一天,每个项目都个别申报,做的项目越多,收入越高。为了赚钱,医院常拚命做许多不必要的检查、开过多的药,不论是否真正针对病情或必要。

DRGs分类原则,是在同一器官系统下,资源耗用相同的疾病为一DRG。例如一般成人盲肠切除为一DRG,但若病患有严重的合併症,如年纪过高、糖尿病且过度肥胖,治疗耗用资源不同,则为另一DRG。

每个DRG的费用,则係以实施DRGs之前数年的出院病历,分类归于某DRG病患的平均费用为基準,将大部分医师均执行的项目,列为必要;医院必须执行该DRG下全部的必要项目,将病人完治出院,方可获得此包裹支付。若医院效率高,耗用资源少于支付标準,则有结余;若没有效率,甚或因院内感染等事件,延长住院天数,成本超过则会赔钱。

在论量计酬下,医师做越多,健保支付越多,因此财务及医疗品质责任,均由保险人承担。在DRGs下,依照流行病学的大数法则,每年得盲肠炎、生育子女、白内障、肺腺癌等的人数相当稳定,这部分风险则由保险人承担。但某个病患,是否能在一定资源耗用下被治癒,是为「技术性的风险」,理当由医疗提供者承担。保险人承担流行病学上的风险,而医疗提供者承担医疗技术的风险,二者依其角色承担健保财务及品质的责任,这是DRGs另一重要精神。

由于DRGs重新定义医院的产品,以及区分保险人与医疗提供者权责,因此不但在美国,欧洲多数国家、澳洲、日本、南韩也多採用。

DRGs实施后,医院的因应方式是召集医师,对某DRG订定临床指引及标準程序,以使能在一定成本下完成必要项目。另实施出院準备,在入院时即对病患及家属实施卫教,协助了解全部治疗项目的时程、何时出院,及出院后如何照顾。这些措施是医院在DRGs制度下的生存之道,也提升医疗品质。

DRGs第一阶段实施后,卫生福利部报告显示,病患住院日数及费用皆减少,医疗品质得到确保,健保署、医院及病患获得三赢,所以扩大实施第二阶段。

二○一三年,黄煌雄监委假长庚医院举办的一项座谈会中,本人徵询北区各医院院长,均认为第一期DRGs的实施利大于弊,而无一人称弊大于利。

然而医疗行为十分複杂,同一DRG的病患间,仍有个别差异,医师是否会挑选容易病患而造成人球?一方面多数医师具有良知,且如今资讯传播如此发达,将病患任意转出,必遭谴责及减少病患来源。另一方面,也有补救措施存在,DRGs规定特殊困难的病患依规定仍可论量计酬申报。

另一顾虑是医院是否会将病患过早赶出医院?除了造成病患不满,甚至医疗纠纷,医院恐得不偿失外,目前也规定病患若在一定时间内,因同一疾病再度住院或急诊,费用由原医院承担。

DRGs支付制度必然诱导医院进一步规範医师医疗行为,医师的自由度受到限缩,加上若医院要求每个DRG均要「赚钱」,若有「赔钱」则由医师收入扣除,当然会引起医师的不快。然而目前每年医院给付总额的增加,均大于经济成长率,且多数医院仍有相当结余,医院管理者有责任要以病患为重,卫福部也应将此列为医院评鉴的重大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