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G生活家
R阅生活
M派生活
Y梦生活
主页 > G生活家 >延安日记(25) >

延安日记(25)

时间:2020-07-08      浏览:687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25)

1943年7月16日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朱德给位于特区南部的国统区司令胡宗南发了个电报。电报内容如下:

你在洛川和宜川交界处视察之后,该区形势已濒临战争状态,谣传中央政府乘共产国际解散之机,业已决定要取缔中国共产党。又谣传大批部队正从黄河南部地区西调,大批弹药和食品也正往此方向调运云云。

内战威胁迫在眉睫。

值此解放斗争的关键时刻,有必要加强我们的团结。内战势必严重破坏解放战争和巩固国家的事业。这只能使日本得利,而我们自己的国家势将处于危险境地。这还会严重损害英、美、苏三盟国的军事目标。

民兵保持着高度的纪律,保证生产和学校教育得以进行,使局势大见改善。

你的兵力部署表明,你正在作进攻我们的準备。事态如何发展,使我们深感诧异和不解。

盼复

朱德

1943年7月17日

被抓获并对自己的活动表示悔过的特务,人数显着增加。

参加七月十五日举行的延安积极份子会议的人受到特区情报局特派人员的严密监视。听众中表露过不满和怀疑的人受到「注意」。

这不仅使人想起毛泽东去年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说的:「如果把同志当作敌人来对待,就是使自己站在敌人的立场上去了。」

可疑份子不仅被捕,而且还被害了。

1943年7月18日

王明可能要去莫斯科一事使毛泽东焦虑不安。围绕他的病和「治疗」问题,争吵还在继续。

莫斯科已经採取措施。

国民党领导人宣布,他们无意侵犯特区。在特区南部集结军队和部署兵力的活动已经停止。

1943年7月19日

前来参加大会的代表到达很久了。整风运动不仅是从精神上压制毛泽东的反对者,动员全党起来反对他们,而且也旨在使他们具有一定的精神状态。有理由认为,将在大会召开前为他们所有的人「洗脑筋」。

马海德和李克农混得很熟。李是特区最沉默寡言和嘴紧的人。看来,好像马海德掌握着中共领导内部情况的最详细的情报。

1943年7月20日

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产生了意想不到的但却是合乎逻辑的结果。政治局已授予毛泽东无限的权力。从现在起,中共中央主席在中央书记处享有决定权。这就是说,一切事情都要毛泽东说了算。只要他一决定,事情就照办。实际上,党的各个机构现在只要他身边执行一些纯属技术性任务的机构。

反国民党的运动在延安胜利结束。在某种程度上说,中共中央主席达到了目的。首先,他把八路军的大批队伍调到特区来了。它们从黄河东岸悄悄调入,在边界线附近布了防。

中共中央主席知道危险已经过去了,中央政府不会冒风险对反国民党的宣传运动进行报复了。于是,又掀起了一次歇斯底里的反蒋浪潮。毛泽东是想充份利用现有局势,他相信,必要时莫斯科会从中调停的。

正在对重庆政府大肆谩骂,把整个蒋政权称作法西斯政权。

毛泽东公然从最近同国民党闹摩擦中捞资本。他说,对蒋介石,早就应该採取坚定立场了。

他坚称,要是老早採取了坚定立场,新四军可能不致溃败。还可能带来某些其他的政治和物质利益。因此,反对国民党的政策已被宣布为正确的和必要的。而且毛的一切活动都被说成是具有远见的,无异于伟大的预言。

毛泽东说,在这种形势下,共产国际的策略是目光短浅的,不现实的,脱离了中国的具体条件。

这些说法的用意,是使中共的国际主义派丢脸,而且实际上矛头也是针对他们的。在党看来,洛甫、博古、王明和支持共产国际原则的其他人,都是失败主义者。

毛泽东和我在私下谈话时,把所有这些情况都告诉了我。他严厉批评了「教条主义者」,他们对国民党採取投降政策,干了这幺多危害党的事。他管他们叫做目光短浅的理论家,蒋介石的应声虫。

在另一次同我谈话时,中共中央主席(这次他和康生,还有他的一个秘书在一起)又一次责难博古和王明宽容了蒋介石,谴责他们所持的种种荒谬的「教条主义」观点。毛泽东越说越来劲儿,几乎失掉了自制力。他踱着步,讲话的声音比平常高得多,脸气得发紫,而他的嘲笑也越来越刻薄了,火气越来越大。

康生一言不发地瞪着我。忽然,毛的训斥达到了最尖刻的程度,康生就用一个富于表现力的粗鲁手势,把秘书支出去了。

毛泽东在解释他的观点时,想给我造成一个印象,还希望我会把这印象传给莫斯科。他想说服我同意他的观点,让我受他的影响,用他的观点来看待一切事物。

他要使莫斯科相信,他的活动只不过是把马克思主义应用到具体的现实中去,因此希望莫斯科信任他、支持他。他的坦率是为了要取得我同样坦率的反应。他想摸摸莫斯科对他的政治「路线」的看法,以及他对中共党内国际主义派的镇压还能走多远而不致引起怀疑。

我对这些事情细加推敲之后,又得出另一结论:中共中央主席正在推行一项长期政策,设法在七大前造成一种适合他意图的气氛,而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毛的一切活动,都是朝这个方面去做。举例说,他把洛甫、博古、周恩来、王明、王稼祥、陈云和康生都调离政治局书记处。毛是在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把这个决议拿到手的。这样一来,这位中共中央主席在书记处弄掉的就不仅是他的对手,而且也还有他的支持者。这一着棋有助于毛掩盖他公开拆散他的政敌的做法。因为就在那次会议上,在毛的压力下,组成了一个新的三人书记处,他们是:任弼时、刘少奇和毛主席自己。现在毛永远可以指望得到这个班子的支持和谅解了。

闪烁的烛光,钢笔在纸上发出的沙沙声,我的用旧了的笔记本……,我不习惯这种烛光,在那黯淡、晃动的光线下,很难看书和写字。还是说,也许因为我累了的缘故?

1943年7月23日

中共领导人想充份利用与国民党闹摩擦造成的局势。特区的党、政、军机构成天忙于抓蒋介石的特务。

在这个行动中,康生得到了一批社会人士的帮助,他们在许多集会上敦促所有的日特和蒋特自行坦白,并威胁说,不然的话就要他们的脑袋。这不是平常所说的集会,而是一群疯子在叫叫嚷嚷。每个人都得听半文盲的整风头头们的胡言乱语。

今天大约有六百人被带去坦白。悔过的人数一直在增加。一群群的人出来认罪大部份是学生和小公务员。

整风的下一阶级是要在中共的中层干部中揭发「特务」,然后再在党的领导层中推开。这样一来,毛泽东就把党内的「教条主义」跟叛变通乱和向国民党屈膝投降说成是一回事了。他在发动群众反对「教条主义者」,显然决心要连他们的肉体也加以消灭。

毛泽东满意地告诉我,他计划把这个运动一直进行到明年。

延安的自杀风没有平息下来。

这个城市看起来像个集中营。不让人们离开办公室和学校,现在已经是第四个月了。这里的纪律,简直就像是监狱和纪律,把人束缚得没有活动自由。

释放了很多被逮捕的人,但是,还没有释放一个「教条主义者」或「由于同情苏联,由于同王明或共产国际有联繫而名声不好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